精彩都市异能 某美漫的醫生 ptt-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美少婦羅賓的訝異看書

某美漫的醫生
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
毛皮族的族人数量,是很稀少的,在墨非的万国,加洛特除了波克慕斯,都没有看见几个毛皮族人,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了, 也由不得她不兴奋。
九转神帝 小说
“那只熊,看上去很可爱的样子诶,真想去摸一下。”
娜美也说道。
她拿出了一叠悬赏令:
“唔……心脏海贼团的白熊,它的悬赏金好像才500贝利?”
这样的价格似乎在海贼的世界中,顶多算是白菜价,要知道, 即便是山贼王也是有着800万贝利的存在。
“这么便宜啊?”
罗宾诧异道。
不是每一个毛皮族, 都是天生的战士嘛,这头白熊500贝利的悬赏, 好像为毛皮族丢人了。
墨非笑道:“其实这头白熊,还是很会战斗的,只不过可能是因为长相太过可爱了,所以被当成宠物了吧。”
“如果你们翻一翻另外一个超新星海贼团,草帽海贼团的悬赏金的话,就会发现,他们当中的一只小鹿,悬赏金是100贝利,实际上,那头小鹿战斗力还是挺不错的,可以媲美我们曾经遇到的CP9。”
其实,以乔巴的实力,放到东海的话,妥妥的boss级别的大海贼了,毕竟拥有多种战斗形态,一般的海贼还真不是乔巴的对手, 再加上神医级别的医术, 除了比较萌以外, 乔巴妥妥的是个大海贼!
即便是忽略一切因素,乔巴头上的“鹿茸”,也不止100贝利啊!
这是唯一一个拿着100贝利,却打着上亿的架的“狸猫”,不仅担心敌人,更担心自己。
……防盗内容
2008年,大苹果城,曼哈顿南端,唐人街。
当细碎的金色光芒,斑驳的洒落在房间地上的时候,韩歌房间的房门,嘎吱一声,缓缓打开了。
“轱!”
一颗网球从房间的地板上滚过,没有触发任何意外,撞入了客厅里面。
“没有陷阱?”韩歌挠了挠头,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一路上如履薄冰, 终于,他确认了,自己暂时是安全的。
来到客厅,一眼就看到餐桌上,摆好的早餐。
韩歌站在餐桌前,看着那一碗豆腐脑,一颗白水煮鸡蛋,陷入了沉思之中:“这是给我下了毒?”
拉开餐桌前的椅子,韩歌坐下,左手边摆着一瓶洗洁精,右边手摆着一瓶牛黄解毒丸:“虽然这可能有毒,但是如果我不吃的话,她没有发泄得了自己的愤怒,那么按照惯例,日后,我可能会面临更悲惨的处境……所以……”
韩歌悲从中来,没柰何,拿起碟子上摆好的汤匙,舀了一勺子豆腐脑,拿着与胸前齐平的地方,顿了良久。
不得不说,此时韩歌拿着汤匙的手,微微在颤抖。
如果情况好的话,豆腐脑里面加了巴豆,如果情况不好的话,那很有可能就是砒霜……
这是得益于多年和她争斗得出来的经验……想到这里,韩歌眼泪差点掉了下来。
不过一直这么着,也不是个事儿,最后,韩歌一咬牙,一跺脚:“怕个锤子,大不了十八年之后,又是一条好汉!”
他拿着汤匙,闭上了眼睛,像是即将执行枪决的死刑犯,张开嘴,将一勺豆腐脑,直接倒入了喉咙里面,根本不敢咀嚼,立即咽入了胃里面。
嗯,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步到胃……
然后……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约过去了十来分钟,韩歌惊愕的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没什么事儿。
他上下摸了摸自己,完好无损。
“不应该啊?”他疑惑不已,就他昨晚干的事儿,就是被毒死都不奇怪,现在竟然连巴豆都没有放,不像她的风格了。
忽然间,睁开眼睛的韩歌发现,在他对面的冰箱上面,贴着一张便利贴——
“今天又到了收租的时间,你别忘记了。”
那一手娟秀的字迹,让韩歌恍然大悟,原来,是因为他今天还有利用价值,所以暂且放了他一马,不然把他嫩死了,谁去收租,把钱拿回来给她花?
“呼!”韩歌抹了一把自己头上的冷汗,看来自己今天暂时是安全的,这就好。
至于日后的事情,那就日后再说!
韩歌开始开开心心的享用自己的早餐,剥了褐色的壳,然后将白白嫩嫩的蛋拿在手中,一颗豆腐脑,一口鸡蛋,吃的不亦乐乎,既营养,又好吃。
護花狀元在現代 小說
“果然是还是咸豆腐脑才是人间美味,什么甜豆腐脑,都是异端,活该被消灭!”韩歌拍了拍肚子,笑道。
吃完了早餐,也该去主子收租了,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经够大了,要是耽搁了主子用钱,恐怕明年的今天,就真的是他的忌日了。
六月份,天气已经比较炎热了,所以韩歌穿着背心、沙滩裤、人字拖、帆布包,嘴里叼着一根黑色签字笔,开始收租。
韩歌的父母逝去,留给他们兄妹俩一栋楼,一共七层,第一层让韩歌和妹妹住了。
至于上面的楼层,每楼7个房间,一室一厅,一厨一卫,每个房间的租金是每月600美金,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那么韩歌将会收到25200美金的租金。
所以,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。做生意又不会做,就是收租这种东西,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。
进了大楼里面,租客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我超喜欢在里面收租。
“根叔,交租啦!”韩歌一只手拿着小本本,口里面咬着签字笔,另外一只手敲响了房门。
复活人形
根叔,韩歌早餐吃的豆腐脑,就是他做的。
很快,房门打开,一个长相老成,看着和蔼的发福中年人出现在韩歌的视线。
“hey,包租公,这么早又来收租啊!”根叔笑呵呵和韩歌打了个招呼。
根叔是闽浙移民,所以说话带点粤语腔调,但是韩歌还是大约能够听得懂。
说笑几句,收了租,韩歌干脆利落的敲响了下一个房间门:“尹利亚·伍德,收租了!”
打开门的是个身段高挑修长、身材火辣的美少妇,一张妩媚动人的美艳面庞,举手投足间有迷死人不偿命的风情。
一件蓝色的窄裙,搭配着丝质的白衬衫和蓝色衣服,修长白皙的双脚踩蹬着黑色的高跟鞋。
“小哥哥,你又来收租来了?”尹利亚·伍德看见了韩歌,脸上顿时露出花儿一般的笑靥,水汪汪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着韩歌,轻轻一伸手,就抚上了韩歌的胸膛。
“尹利亚!”韩歌面色严肃的退后一步,躲开了以利亚的纤手,道:“请你自动……呸,我是说,请你自重!”
哼哼,天真,想以这种方式诱惑我,让我免去你的租金?这是不可能滴!我韩歌是那种意志不坚定的人吗?
再说了,收租没有收够,我家那个小祖宗还不得嫩死我……
以利亚好生调戏了韩歌几句,可惜再也找不到揩油的机会了,便爽快的递给韩歌一张600美金的支票。
韩歌拿到了租金,去往下一个房间。
“马尔科姆·杜卡斯……”韩歌手指转动着黑色签字笔,目光从笔记本上收了回来,敲响了下一个房门。
房门打开了,一个双眼浮肿,眼带血丝,看着瘦瘦弱弱的黑人青年,站在了门前。
“咦,我怎么看你觉着有些熟悉呢?”韩歌眉头微微皱起,转动着黑色签字笔,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【叮!提示,你遇见了紫人傀儡——迦太基野兽巴尔卡的小女朋友。】
韩歌恍然大悟,这不就是那个被一个撒渔网的让咬,最后不堪侮辱,上吊自杀的那个弱鸡吗?
等等……紫人傀儡是什么鬼?
【叮!提示,马尔科姆·杜卡斯为紫人,替紫人监视你妹妹。】
【选项一,暴揍他一顿,为他间接为你妹妹带来的潜在危险付出代价,再去硬刚紫人,奖励——随机库洛牌一张。】
【选项二,未免打草惊蛇,选择猥琐发育,等搞定了幕后黑手,再来收拾小卒子,奖励——比利的肥皂。】
第二章
霎时间,韩歌便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气,从他的尾椎骨,顺着嵴椎,直冲他的脑门。
紫人?就是那个能够控制其他人,喜欢强间的那个变态?
马尔科姆·杜卡斯被紫人控制,正在监视他的妹妹?
他的妹妹,那么可爱,那么懂事,那么善良,你们这些变态,竟然敢将目光放在她身上?
韩歌一时间心乱如麻。
关键还在于,他对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御手段,如果哪天紫人找上门了,直接就能控制他,甚至能够让他主动带着紫人那个变态,去伤害他可爱、纯真、善良、漂亮、懂事的妹妹……
一想到这个后果,韩歌便感觉不寒而栗。
一开始,来到这个所谓的漫威世界,韩歌还抱着游戏人间的心态,优哉游哉,现在,韩歌才发现,在这个操蛋的世界,危险竟然距离你如此之近……
怎么办?
“房东先生,这是你的租金!”马尔科姆·杜卡斯拿着六张绿油油的富兰克林,在韩歌眼前晃了晃。
“哦。”韩歌回过神来,连忙笑道:“不好意思,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,走神了。”
“没事。”马尔科姆·杜卡斯面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,关上了自己的房门。
由于马尔科姆·杜卡斯是这层楼韩歌收租的最后一个租客,所以这里的房租收完了,韩歌动作有些机械的走进了电梯里面,去往下一层。
他也很想当场打爆马尔科姆·杜卡斯的狗头,因为这哈士奇太阳的狗东西,是紫人即将迫害他妹妹的帮凶。
可能严格意义上来说,所有罪恶都是紫人那个变态一个人的,马尔科姆·杜卡斯也是一个受害者,可是什么事情都能理性思考,那就是不是人了!
当钢铁侠妮妮宝贝得知冬兵巴基杀了他父母的时候,他是什么反应?他明明知道冬兵当时是被九头蛇控制,根本不是故意杀害他父母的,他还不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找冬兵复仇?要不是队长五五开这个好基友相护,冬兵很有可能直接就被妮妮宝贝格杀了。
如果……他绝对会把相关联的人,杀个干干净净。
幸好,紫人那个变态和这个马尔科姆·杜卡斯应该还处于刚刚开始监控的初级阶段,不然他不可能发现不了,他妹妹有什么异常,他也不可能不知道。
所以他不能图一时痛快,将事情弄得更糟。
事关他妹妹的安危,所以一点差错都不能有。
……
郁金香侦探事务所。
韩歌的父母给他们兄妹俩留下的这栋房子,就是靠着他们当侦探赚来的。
所以除了收租之外, 韩歌他们兄妹俩的另一项收入来源,就是这个侦探事务所。
毕竟房子的一年租金出去高昂的房产税、租金收入、修整等重重费用之后,只剩得下十五万美金,生活倒是够了,想要过得滋润一些,还得另外开辟财源,正好,韩歌子承父业,将父母留下的侦探事务所也开了下去。
楼上的其他楼层,都是七个房间,韩歌他们兄妹俩独占一层楼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第一层楼,所有房间是打通了的,又各自安装了防盗门,分成各个区域,各有各的用处。
韩歌坐在办公椅上,面色平静,眼眸略显无神,手指上一根黑色签字笔飞快的旋转。
“该怎么破局?”韩歌的脑筋高速运转,可是他竟然悲哀的发现,自己可能根本没什么能力能够改变眼前的现状。
紫人那个家伙的能力太无解了,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,他甚至都不敢去跟踪马尔科姆·杜卡斯,找到紫人那个变态,因为稍有差池,紫人被激怒,必定不会再继续观察下去,而是选择……
“砰!砰!”
突如其来的敲门声,打断了韩歌的思绪,他抬起头来,看向敲门之人。
那是一个带着黑色口罩,黑色墨镜,头上一顶鸭舌帽,几乎将自己遮蔽了个严严实实的人,只能约莫看得出来,那是一个男人。
“有什么事吗?”韩歌放下了黑色签字笔,端正了坐姿,平澹的说道。
“雷·斯库诺弗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