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一人得道 txt-第七百零六章 異之始熱推

一人得道
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
“堂堂洛阳,这怎么成了这幅模样?”
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,李德奖面色凝重,他顾不上一身的泥泞,快步前行,见着沿途的庄稼或者化作一片焦土,或者已是倒塌一片, 神色不住变化。
时间,已经过去了半个月。
自那日陈错在大运河上与杨灵儿一行人碰头,将自己委托其人带来的蟠桃手下后,先是在舫船上闭关三日,跟着便出关而行。他们这一行人虽都有修行手段,但没有陈错首肯,谁也不敢多用,于是就如寻常人家一样,一路或者乘坐马车, 或者策马而行,只是偶尔才会以双足步行。
不过,与凡俗之人不同的是,他们奔跑行走的时候,要比乘坐车马快得多。
这么一番折腾,用了足足七日,才算是到了洛阳周边。
一路上,他们历经齐鲁豫兖之地,但不同于几人自关中东来时的路程,陈错这次没有领着他们走官道、直道,而是循着小道、山路前行, 于是杨灵儿等人见得了沿途的凄惨景象, 处处流民,遍地饿殍,越发心惊。
本想着那齐鲁等地,到底是挨着战乱, 有地处几地交接, 自己等人来时的中原地带,理应没有这般凄惨,没想到这次到了此间,却赫然发现,洛阳周遭的情况,怕是比之河洛还要恶劣!
这边,李德奖刚刚说完,李淳风就紧随其后。
他看着眼前种种,表情同样有几分凝重,沉声道:“河洛之地,自古便是中原之中,如今也是粮草重地,更有诸多人口,眼下春耕时节已过,庄稼田地变成了这幅模样,少不得就是一场饥荒!甚至不只是河洛,饥荒所碎成的流民一旦流转天下,怕是要波及各地, 关中亦无法独善其身!”
“说一千,道一万,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?”杨灵儿也凑了上来,目光一转,见着不远处正有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民,就道:“不如找个人来问问。”
陈错从马上翻身下来,笑道:“今两分天下,李唐已有其一,南灭群雄,北退突厥,百战雄兵,兵锋甚利,王世充虽经营洛阳城有些时日,但比起李唐之兵还是大有不如。那领兵的李世民,更是百战名将,鲜有败绩。这等情况下,他自然不敢托大,想来是坚壁清野,将洛阳周围的庄稼抢收了一番,拿不走的就都烧了,半点都不给唐军留下,这是打定了主意,要依托雄城洛阳,与唐军对峙下去,等待转机!”
“为了一己私利,便行如此歹毒之策!”李德奖满脸怒意,“他王世充经营洛阳这么些年,洛阳的百姓也算是他的子民,岂能有如此歹毒之心?”
李定疾也过来道:“听说王世充乃是胡人之后,现在看来果然是狼心狗肺……”
“与是否胡人无关,而是其人天性薄凉!”李淳风摇摇头,“但说到底,咱们在此处再是言语,也无改局面,就算咱们帮得了这一片人,也最多是给他们些许的食粮,并不能改变根本。”说到最后,他又忍不住叹息。
这时,陈错神色微动,朝着那群正匆忙行走的流民看去,随即开口道:“去把领头的两人给我带来。”
“嗯?”
听得此言,李淳风等人固然心有疑虑,但想着或许是自家师长要日行一善,也不敢多问,尤其是李淳风,更是第一时间就迈步前行,脚下之地宛如缩地成寸,几下闪烁,人已经到了那支队伍的跟前。
他这般突兀的出现,着实让这支队伍吃了一惊,加上队列众人本就在逃难,心弦紧绷,见状登时就混乱起来。
只不过,等为首的两人抬手一挥,又呵斥了两声,那眼看就要混乱的队伍,居然迅速的就安定下来,而后一個接着一个,秩序井然的排列好。
“咦?”
这下子,李淳风终于是注意到不对了,而后再看这支队伍,终于发现了端倪。
狂女重生:妖孽王爷我要了
“刚才离得远,又不曾留心,现在来看,这支队伍,实在是太过整齐了点,从刚才的情况来开,甚至称得上是令行禁止!有如精兵!”
他到底是家学渊源,与关中李氏的关系也算亲近,也算知晓一些兵家手段,这时心怀疑虑,再看这一行人,入目的个个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一看就是饿了一阵子了,被自己目光一扫,好些个人下意识的搜了搜脖子,面露畏惧之色。
“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,这都是一群标准的逃难之人,并无多少特异之处。如此说来,关键的原因,其实就在带头的两人身上。”
这般想着,他的目光一转,落到了领头两人的身上,仔细打量片刻。
这两人年纪不大,一个略高,一个偏瘦,都约莫十几岁的样子,但个头不低,显得壮硕有力,太阳穴隆起,一看就曾打熬身体,是两个练家子,尤其是二人的眼睛,神光内蕴,当是武道有成!
这样两个人,居然成了流民的统领,免不了让李淳风警惕几分。
这时候,略高那人上前拱手道:“君子何故拦住吾等?”
偏瘦的那人也道:“看公子的衣着打扮、身手,也不是寻常人,难道是有心要挡住吾等?”
“唐突了。”李淳风这才拱手道,“实是我家长辈,见着两位不凡,因而要请二位一叙。”
“你家长辈请我二人过去?”两人对视一眼,又朝不远处陈错一行人看去,旋即那偏高之人摇摇头道:“不去!吾等还有要事在身,要领着这些人去投奔王太尉!”
“投奔谁?”李淳风一愣。“王世充?”
“放肆!”偏瘦那人顿时横眉冷目,“太尉的名讳,岂能随意提及!”
李淳风当即眯起眼睛,念头电转。
他这阵子虽都在太华秘境,但并未与外界断了联系,加上一路东来,也多有耳闻,自是知道那王世充占着洛阳不说,等隋帝杨广的死讯传来,更是第一时间就找了个宗室推举为皇帝,而后得封了太尉、相国之职,军政一把抓。
在洛阳地界,能被称为王太尉的,也唯有郑国公王世充一人。
前辈,这不叫恋爱
可……
“你等领着这些流民去找王世充?他岂能收留这些人?”
李淳风眉头紧锁。
按老师之言,周遭的惨状皆是那王世充所为,这一手制造了灾祸,岂能再随受流民投奔?话说回来了,他要这些流民做什么?流民又为何会愿意去投奔王世充?难道是老师说错了?
一念至此,李淳风自己就摇了摇头。
“老师神通广大、人间至高,不可能有错!这问题,或许就在这两人身上!”
这般想着,他的目光再次落到那两人身上。此刻,两人已是一脸不耐与戒备。
稍高之人更是扬声道:“速速退去!莫要误了吾等之事!”
李淳风正待出言,已经有一只手落到了他的肩上,紧接着陈错的声音在李淳风耳边响起——
“你说什么,对这两人来说,皆是无用。”
“你们这一大一小的,看起来是刻意来找麻烦的!既然如此,就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!”对面两人见着陈错来得玄乎,又听其言,竟是半点也不含糊,当先出手!
嗤!嗤!
就听两声破空声响,二人双掌展开,其上有热息阵阵,一前一后的朝李淳风攻来,竟是不管陈错,要先拿住李淳风这公子哥!
“倒是有些眼力,知道要先拿住哪个,只可惜,虽然你二人也有些际遇,却也不是我这记名弟子的对手,为了不耽搁时间,便让我将你们拿下吧!”陈错轻笑一声,长袖一甩,登时四周气流纷乱,那攻来的二人像是落入了气流漩涡,竟而再难站定,前后不过一息时间,就先后倒地!
“伱们要做什么!”
“莫要伤了两位活佛侍卫!”
“恶人!”
顿时,被二人所引领的队伍,顿时鼓噪起来,一个个义愤填膺,仿佛下一刻就要扑过来!
“定!”
陈错口吐一字,便让众人难以动弹,随即看向跌倒的两人,问道:“你们二人身上杀孽这么重,过去该是江洋大盗吧,怎的突然之间放着抢劫这份有前途的工作不做,跑过来给那王世充做了个苦力?”
“放开我等!迟了,到时候你后悔莫及!”
“我兄弟二人,乃是受活佛点化!已然明了了天地间的至理!”
“哦?有点意思,你们都明白了什么至理?”陈错凝神观望两人,见着他们的心智之内,竟而有着一片诡异念头,闪烁着霍霍光辉,照耀整个心灵,见原本的念头、人格尽数压制下去了!
“不愿意放我等是吧?那好,那接下来便由你等接替了我等,继续护送!看你们的样子,必能完成使命!”那稍高之人冷笑一声,旋即神色一变,肃穆非常,口唇扇动,嘴里发出了奇异的呢喃低语,似是某种语言,偏生变化不定,竟是李淳风从未听过的!
“什么意思?老师,这些人是怎么回事?一口一个活佛的,还牵扯到那王世充,着实诡异、古怪!”
“有什么奇怪的?他们这是被人破开了心房,将他人之念植入了人心之中,这会正自念经,想要激发心中念头!”
“植人之念?”
李淳风越发疑惑。
砰!砰!
他正想着,忽的听得几声炸裂,那趴在地上的两人,竟是炸裂开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