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三春七夏 線上看-第46章熱推

三春七夏
小說推薦三春七夏三春七夏
百万设计师涉嫌抄袭,这件事在网上热度持续走高。摩冠杯发布官方声明,表示一定会严查到底,给大众一个交代。
徐清接到电话,去纯元瓷协见朱荣,才刚坐定,门又被推开,一个身材高挑、打扮时尚的女人走进来。
“程逾白真是油盐不进,我亲自登门去找他,他竟然给我摆谱,半个小时才出来见我。03年赶上非典,国展往后推了五年,08年赶上奥运,电视媒体全都去转播奥运健儿,国展无人问津,18年媒介问题,国展又一次推迟,赶巧又碰上新冠疫情,想想国展可真是多灾多难,好不容易通过层层会议,决定今年大办一场。十多年了,这么重要的国展,光海内外嘉宾就有200多个,知道多大的财政支出吗?各行各业倾尽全力襄助国展,难道就为我个人荣誉吗?结果我去问他借鸡缸杯展出,他告诉我说鸡缸杯要拿去香港拍卖,时间撞上了,不能协调。”
女人气得双手叉腰,“他程逾白是不是中国人?是不是景德镇人?还有没有一点民族荣誉感?景德镇十几年才大办一次国展,多少海内外人士来参观,四世堂的元惜时也在,到时候良器组委会的几个代表都会来,这么好的一个宣传本土陶瓷的机会,他竟然要把鸡缸杯送去拍卖会……他是掉进钱眼子去了吗?”
说完,她仿佛才看到徐清似的,话音一顿。
朱荣也拿她炮仗似的个性没办法,给徐清介绍道:“这位是宣传部的经理,景德镇陶瓷文化传播大使,国展总策划,高雯。”
高雯冲她点头示意,又对朱荣说,“这位不用介绍了,我知道,徐清是吧?我看过你在《大国重器》上对程逾白的发问,很不错,给咱女人争脸了。”
她抬手拿起朱荣的茶杯,不管不顾地喝了一口,末了嫌弃茶烫,怪他没先提醒她。朱荣拍拍她的手,骂她毛躁。
徐清看两人一来一往,大概猜到他们的关系。
高雯说:“这次国展意义非凡,说什么都不能丢面儿。要是鸡缸杯不能展出,我就每天蹲一瓢饮门口骂他程逾白贪财好色,祝他孤家寡人一辈子!”
“好好好,你先消消气。”朱荣走到她旁边坐下,想了想说,“以我对他的了解,说时间撞到一起不好调整,多半是个借口,他有没有提别的?”
高雯一经提醒才想起来:“他倒是说了,想做这次国展的开幕式演讲,我没同意。他该不会是想……”
朱荣笑而不语,高雯明白过来,又是一顿大骂:“敢情我骂他贪财好色还美化他了,他简直没人性,缺德!竟想蹭国展热度,在开幕式上演讲百采改革,他是疯了吗?”
朱荣说:“今天把你叫过来,主要还有一件事。程逾白为了推进百采改革,可能越界了。”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高雯是陶瓷大使,在本地非常有影响力,有一部分职务是负责监管企业的品格以及陶瓷的品质,包括其手作人,原创设计师等等。早几年腐败,靠输送大师瓷完成利益置换,她就严打了一批人,程逾白也在重点审查对象之内。
只不知道是他手太干净了,还是做得太高明,一直没给抓到把柄。
朱荣从桌上拿出一个文件包递给高雯,高雯没注意,文件包口子一开,里面的照片簌簌掉落,散落在茶几上一大片。
徐清一眼看到“鸣泉茶庄”的匾额,其中有张照片,是程逾白在茶庄门口接见元惜时,两人抵肩交谈,姿态亲密。
还有一些照片是在茶庄内部,也包含了吴奕,拍摄角度极为刁钻,显得宾主尽欢。
只唯独里面没有她。
她心下一凛,朝朱荣看去。朱荣没有看她,顾自对高雯说:“今天早上收到的匿名举报。百采第三次讨论上,元惜时表示中立,没有投票,随后他在瓷博会不小心打破一件展出瓷品,程逾白半夜去警局把他保释了出来,之后他出现在鸣泉茶庄,还上了《大国重器》第二期节目,吴奕这几天也在学校频繁走动,似乎在促进四世堂与高校合作。”
“所以你怀疑,他们就选票达成了利益输送?”
“举报材料里是这个意思,不过单凭几张照片,恐怕难以构成实际的证据。”
“他程逾白把改革当成了什么?以为过家家吗?由得他胡来!”高雯随手一扔,照片稀稀落落散作一团,有张警局外程逾白和元惜时在树下交谈的照片,掉在徐清脚边。
徐清捡了起来。
造化煉神 小說
看得出照片是在夜里拍摄,光影很暗,当时的天是低垂的黑蓝色,像是暴雨来临前。程逾白比元惜时高出一个头,为了迁就对方,他单手撑在树上,微微颔首,看向元惜时的眼睛一团浓郁。
她想到那天托于宛打听元惜时的情况,得到的消息是他被人保释出来,没想到保释他的人是程逾白。
她把照片重新放回茶几上。
高雯说:“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,你能找到举报人的信息吗?”
“有点难,是从快递点寄来的,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,对方说一天进进出出太多人了,没法排查。”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朱荣没说话,目光落在徐清身上。这还是她进门这么长时间以来,朱荣第一次看她。他目光温和,姿态闲适,不留神的话还以为他只是刚好一瞥,可事实是如此吗?
漫长的开场白过后,等待的不就是这一刻吗?
徐清说:“那天我也在鸣泉茶庄。”
高雯半惊半喜: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,你完全可以当证人!他们是不是就选票达成了什么约定?除《大国重器》以外,程逾白还承诺给元惜时什么好处?”
徐清舔了下唇,垂下视线,依旧盯着警局前那张照片。
“程逾白的确打算通过高校合作贿赂元惜时,但……”
不等她说完,朱荣打断她的话:“还有一件事,我想你得知道。程逾白这两天提交了一份新的材料,打算联合各大协会大力整治圈内不良风气,譬若抄袭、模仿,借鉴和替名等,有以上污点的从业者,会被列入失信名单重点考察。在今后的品牌、设计师和工作室输送这一块,可能都会有影响。”
飞越千山来爱你
朱荣低头喝茶,不紧不慢,“我听他那个意思,应该是不想惹麻烦,毕竟这种东西说不好,沾上了容易惹一身腥。”
高雯听得直皱眉:“文化圈的东西,哪能凭一张嘴说清楚,这种事切记桥枉过正,一竿子把一船人都打死了。”
她当然也听懂了,朱荣是在敲打徐清。
程逾白有没有对“抄袭”从业者进行封杀的意思她不清楚,可朱荣的意思很明白,如果徐清不配合,恐怕就要被“清洗”了。
高雯虽然不喜欢程逾白的做事方式,但也不喜欢有人拿她作威作福。
“纯元瓷协是行业先驱,尤其要以身作则,公平公正,不能错杀一个好人,也不能冤枉一个坏人。”她起身要走,“这些照片我先带走了,会找人跟进。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不正当的利益输送……”
她看向徐清,拿出一张名片,“在谨慎考虑好后,打电话给我。”
徐清点头,目送高雯出门。
等到高跟鞋的声音远去了,朱荣起身关上门,房间又只剩下他们两人。徐清发现,纯元瓷协的办公室和楼道,似乎都没有监控。
“知道一只鸡缸杯值多少钱吗?”朱荣翘着二郎腿,背靠在沙发上说道,“2011年程逾白在日本拍卖行,用30万买下一对洋彩缠枝凤碗,最后成交价是500多万;一只乾隆的官窑贯耳瓶,他花200万从日本买回,2013年在香港拍至将近700万;2016年,他在丹麦用700万买回一只青花五孔瓶,两年后在北京大羿拍卖以2000多万出手……明朝万历年,神宗每次吃饭,面前都会摆一双成化斗彩鸡缸杯,据当时记载,就已价值十万。历代皇帝,康熙、雍正,乾隆各代都有仿烧,目前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各收藏一只,民间收藏一概不计,不过按照历史最高拍价2.8亿来看,程逾白送去香港的这只,应该价格不菲。”
《红楼梦》里写妙玉给贾母上茶,用的就是一只成窑盖碗,可见成化瓷器在清代就是稀世之宝,故而瓷器行有“明看成化,清看雍正”之说,其中成化瓷器最显著的成就就是斗彩。斗彩是釉下青花和釉上五彩相结合的一种装饰手法。通常是青花勾线,烧成青花瓷,再用五彩涂料填充青花轮廓线内的空间,送窑低温烘烤。
朱荣常不能懂,“一个身家逾亿的人,为什么非对瓷业改革执着不已?显然他并不为钱,那么,如果不是为了名利、权势,他还能图什么?你该不会天真地以为,这单纯只是理想吧?”
徐清双手摆在膝盖上,掌心出了汗,黏糊糊的不太舒服。
她自然地开口:“会长有话请直说。”
“如果程逾白为获得选票而贿赂元惜时这件事传了出去,你说会是什么后果?”朱荣把杯子放在手边转了转,抬起眼睛看着徐清,“断案讲究个物证人证俱全,现在物证有了,还缺个人证。一旦这两个都有了,那两位当事人会说什么,不重要。”
徐清听懂了意思,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绞在一起:“我会考虑一下。”
“好。”朱荣也看到她的小动作,爽快答应下来,“不过最好不要考虑太久,你也知道,今天你是因为抄袭而被请来协会参与调查。我当然相信你是清白的,可我相信你没有用,得让广大网友相信你。”
“我明白。”
“例来摩冠杯都是内审,这次突然搞什么透明比稿,为了什么,你应该清楚吧?”朱荣走近一步,压低声音道,“徐清,你进入瓷协不容易,不要随便就让人给逼走了。”
他明明什么也没做,徐清却感到一股强而有力的压迫感。
她匆忙从办公室出来,逃进洗手间。
在哗哗的水流声里,一段话不停地、不停地钻入她的脑海——区隔善与恶的界限就像棒球赛场上的犯规线那样。这个界限很细,它是用某种像石灰粉那样非带松软的东西刻出来的,假如你碰到了这个界限,它就会变得模糊起来,这时合规的似乎战了犯规的,而犯规的又似乎是合规的。
合规,犯规。
这中间有对错可言吗?
她浑浑噩噩地离开纯元瓷协,唯一的收获是,在朱荣的帮助下,她获得“脱壳”投稿者的邮箱信息。她尝试与对方联系,可每次邮件已阅却得不到任何回复,她不得已找许小贺帮忙。
许小贺有很多门路,也认识国外的黑客朋友。就在对方又一次打开信箱时,IP地址终于被追踪到。
徐清拿到地址,许小贺本以为她会高兴,没想到她脸刷的一下白了。他凑过去看街道信息:“飞云街一带好像都是苍蝇馆子吧?这地方有什么问题吗?”
徐清摇摇头:“没事,你回公司吧,谢谢你。”
“你不用我陪你一起去?”
“不用,我可以。”她说,“我一个人就可以。”
尽管许小贺将信将疑,也实在放心不下,可还是走了。徐清看到他拉风的车消失在街尾后,忽然头晕目眩,支撑不住地踉跄了几步,最后双手抱膝,蹲了下来。
后来徐稚柳才知道,只有当徐清想家的时候,她才会毫无顾忌地蹲着。
她想念少时回家时,一路经过开发区扬起的黄土,想念那些民工们蹲在路边开怀大笑的恣意,也想念苦了一辈子却含恨而终的爷爷。
她羡慕随心所欲活着的姿态。
可她只能蹲着,忍过那阵思念和疼痛,然后再站起来,像个士兵一样。
台风终于还是来了,暴雨过境,伞被吹折,她被拖着走了一段路,最后扔掉伞,淋着雨跑进一家甜品店。
她仔细地挑了很久,徐稚柳一直在旁边看着她:“你在挑什么?”
“胖子喜欢蓝莓味的蛋糕,不过这家没有了,我正在犹豫,现在去另外一家买的话还来不来得及。”
原来今天是胖子的生日。
“你很珍惜那些同学?”
“以前爷爷在世的时候,每年生日都是他陪我过,后来他生病,记性就不大好了,总是记错我的生日,有两年我是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寝室度过生日的,不过后来认识了胖子、秦风他们,我的生日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。”
那是一个融合试验班,大家每天上课都跟辩论赛一样,各抒己见,争吵不休,可下了课关系出奇的好,一方面得益于吴奕的言传身教,另一方面就是胖子、秦风几个活宝,总是最佳气氛担当。
她在里面最小,大家都照顾她,大二之后的两年每一年生日都会替她庆祝。后来爷爷去世,她离开景德镇,就再也没有过生日了。
徐清想起什么,笑道:“第一次去胖子饭店,他说以后可以给我外送,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感动。”
徐稚柳点点头。
可惜了。
人会长大,人心会变。